如何让上证综指走出“10年不涨”怪圈

发布时间:2020-06-23

每经特约评论员 熊锦秋

上交所与中证指数公司决定自7月22日起修订上证综合指数的编制方案,市场人士普遍认为,这将使得指数更加合理,更能反映市场的真实状况,但要借此改变上证综指“10年不涨”局面或不容易。

此次上证综指编制方案有些修订内容,对改善指数“10年不涨”问题具有正面作用。比如,样本股被实施风险警示的,按新规将在规定时间从指数样本中剔除。风险警示包括退市风险警示和其他风险警示,此类股票一般都是问题股、垃圾股,多徘徊在退市边缘,在迈向退市过程中,股价多是逐级下走,将其清除出样本股,有利于为上证综指减轻负担、轻装上阵。

又比如,此前新股于上市第十一个交易日开始计入指数,由于新股上市之后往往连续涨停板,而第十一个交易日有可能恰恰就是开板放量交易之日,然后股价又逐步下跌,此时纳入股指正好成为助推股指下跌一个因素。此次修订,规定日均总市值排名在沪市前十位的新上市证券,于上市满三个月后计入指数,其他新上市证券于上市满一年后计入指数。经过三个月甚至一年的股价沉淀,有利于排除新股上市初期泡沫膨胀与破裂对股指的负面影响。

此次修订还将红筹股、科创股计入上证综指,这个规定对上证综指的影响应属中性,关键还是要看此类股票纳入样本股时的估值是否合理。

本次上证综指编制方案修订还只是微调,根本编制方案并未改变,仍是考虑所有样本股总市值与基期的变化,而市值是由上市公司发行股本数乘以股价。上交所是国有蓝筹挂牌聚集地,大型蓝筹由于发行股本巨大,个股总市值巨大,所占指数的权重也较大。即使多数国有股东持股不实际流通、真实的流通份额少,但流通市值也比较庞大,无人敢于炒作,股价表现不佳自然影响上证综指表现。为此有人建议以自由流通市值作为加权权数来编制指数,上证50、沪深300等指数就采用此类方法。

可以想见,若以自由流通市值加权计算,目前中石油、国有银行等权重股对上证综指的影响自然减小,其他上市公司的所占指数权重自然提升。上证综指涨不涨,其它个股肩上的担子就加重了,但除了市盈率极低的国有银行等个股,又有多少上市公司的基本面能够承担持续上涨的重任呢?

诚然,目前科技股在A股很吃香,出现持续炒作趋势,数百、数千倍市盈率的科技股比比皆是,或者科技股根本就不谈市盈率,但这种炒作笔者感觉多数还是缺乏基本面的支撑。科技股短期业绩可以不考虑,但长期业绩还是必须考虑,要不投资者买它图什么?纳斯达克是科技股的集中上市地,目前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股票平均市盈率在32倍左右,苹果、谷歌市盈率都在二三十倍,与之相比,A股科创板、创业板一些个股的估值实在是太高了。

要走出上证综指“10年不涨”怪圈,光指望科技股、小盘股上涨不切实际。上交所作为大盘蓝筹聚集地,抛开大盘蓝筹来营造大盘蒸蒸日上的局面根本就不切实际,为此提出以下建议:

首先,提升大盘蓝筹上市公司质量。一些大盘蓝筹本属垄断行业,但无论是其产品价格上涨还是下跌,业绩却都不行,这必须从公司治理层面进行深刻反思,要完善对国企上市公司董监高的任免留用、薪酬福利、约束激励等机制,充分赋予公众投资者监督权。

其次,强化国企公司市值管理工作。相比于一些民营上市公司时不时蹭热点炒作,国企上市公司可说是另一个极端,即使家里有矿也不愿露富,对股价疲软表现毫不在乎,建议将国企上市公司董监高薪酬待遇与公司股价挂钩、与股民利益挂钩。

其三,引导市场价值投资。目前A股过于投机,市场仍热衷于炒新、炒小、炒题材,科技股可适当给予高估值,但估值过高也会破坏的正常激励机制;传统行业并非就没有投资价值,老百姓(603883,股吧)的衣食住行,那个不是传统产业的贡献,这里面同样具有巨大的价值挖掘空间。相关部门对国有资金以及公募基金的股票投资,要建立价值投资评价指标、进行价值投资专项考核,从而以点带面引导市场价值投资。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本文转自和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