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鹤提出金融风险处置新思路:风险应对要走在市场曲线前面

发布时间:2020-06-19

在6月18日开幕的第十二届陆家嘴(600663,股吧)论坛上,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发来书面致辞,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、论坛共同轮值主席易会满代为宣读。

“在经济下行压力和各种不确定条件下,要增强预判性,理解市场心态,把握保增长与防风险的有效平衡,提高金融监管与金融机构治理机制的有效性。”刘鹤在书面致辞表示。

实体经济的供、需和金融协调问题一直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重要的基本问题。实体经济的结构失衡,会给金融业发展带来极大的风险。同样,金融业的混乱膨胀,也必定会给实体经济带来风险。

刘鹤这几年的工作轨迹,正是在协调面对这三个问题,一方面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改造供给端,另一方面适应新的需求,同时重塑金融监管。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,刘鹤认为各类经济指标已经出现边际改善。

对于风险处置,刘鹤提出“风险应对要走在市场曲线前面”。而在市场人士看来,这是一个新提法,意味着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过程中,需要做好市场预期管理,提前做好应对预案。

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表示,风险应对要走在市场曲线前面,讲的是在金融风险防范过程中,要做好市场预期管理。首先了解市场预期变化,然后引领市场预期,不要盲目追随和满足市场预期,而是要根据有效平衡保增长与防风险的需要,讲究货币政策的预判性和前瞻性,关注政策后遗症,提前考虑相关政策措施的适时退出问题。

经济指标出现边际改善

时间回到2015年。当时中国经济面临极大的下行压力,这既受到国际宏观经济下行周期的影响,也有中国经济多年积累的结构性问题。宏观政策调控上,中国通过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,经济增速连续13个季度保持在6.7%-7%的区间。

但2018年四季度以来,经济增速继续下探,至2019年四季度降至6%。今年一季度受新冠疫情影响,经济增速为-6.8%。国家统计局公布的高频数据显示,5月消费增速为-2.8%,相比上月回升4.7个百分点;1-5月投资增速为-6.3%,相比1-4月回升4个百分点。

刘鹤认为,全国上下同心协力,在统筹疫情防控和复工复产方面取得重大阶段性成果,各类经济指标已经出现边际改善。5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4.4%,其中制造业增长5.2%,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环比提高5.87%,一些消费零售指标也出现积极变化,车市和楼市均在回暖。

刘鹤还表示:“我们仍面临经济下行的较大压力,但形势正逐步向好的方向转变,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、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。”

“双循环”的表述引起市场关注。此前一年,他在陆家嘴论坛提出了“三角支撑框架”:供给体系、需求体系和金融体系是相互作用的三角框架,在全球化和技术变革加快的背景下,这是个开放的系统,而不是封闭的系统。在三者相互支撑的过程中,中国经济保持了平稳健康发展的良好态势。

本次论坛上,刘鹤提出,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。从经济发展实际出发,加强逆周期调节,坚持总量政策适度,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,促进金融与实体经济良性循环,全力支持做好“六稳”“六保”工作。

今年来,一年期MLF、7天逆回购利率均下调30BP,目前二者利率分别为2.95%、2.2%。存准率方面,2020年5月末金融机构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为9.4%。其中,大型银行、中型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分别为11%、9%。超过4000家的中小银行存款准备金率已降至6%,处于较低的水平。

“近期市场对央行货币政策变化有些讨论,货币政策出现了边际收紧的趋势,隔夜市场利率回升,债市也出现调整,主要为了抑制资金空转。”中国民生银行(600016,股吧)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,“下一步,降准降息仍有必要,也有空间。但更重要的是,运用好定向降准、再贷款等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,完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使资金直达小微企业等实体经济。”

理解市场心态

按照部署,2020年是化解金融风险攻坚战收官之年。央行发布《金融稳定报告(2019)》披露了时间表:2018年边制订攻坚战行动方案,边落实各项工作举措,已实现良好开局;2019年承上启下,全面、纵深推进各项任务部署;2020年是攻坚战收官之年,力争从基本完成风险治标逐步向治本过渡,完成攻坚战的既定任务。市场也高度关注今年监管部门如何处置金融风险。

刘鹤表示,风险应对要走在市场曲线前面。在经济下行压力和各种不确定条件下,要增强预判性,理解市场心态,把握保增长与防风险的有效平衡,提高金融监管与金融机构治理机制的有效性。

其中,“风险应对要走在市场曲线前面”的表述引起外界关注。“市场曲线本身就隐含了经济的变化情况,比如经济下行,债券收益率曲线就会下移。”某中型券商首席固收分析师表示,“经济增长、通胀、市场风险都会影响曲线变动。这个表述的背后意味着应该先去判断曲线变动的情况,预先做好应对。”

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表示,英文里有个词组“behind the curve”,意为落后于形势、后知后觉、反应迟缓。“走在市场曲线前面”应该是“behind the curve”的反义,意思就是要提前处置风险。

由于货币宽松,今年宏观杠杆率出现明显上升。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报告显示,一季度实体经济杠杆率大幅攀升,从2019年末的245.4%升至259.3%,一个季度上升了13.9个百分点。

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表示,今年一季度我国宏观杠杆率增加13.9个百分点,但低于2009年一季度的增长幅度。尽管本次疫情冲击远甚2008年的危机,但债务扩张规模有限。这充分展现出政府在扩张时的定力,未置风险于不顾。

伍超明解读称,当前我国经济各类指标已经出现边际改善,但市场对央行货币政策仍然抱有很高的预期。为有效平衡好保增长和防风险,央行面临预期管理问题:需了解市场预期并引导市场预期,提高货币政策前瞻性,关注前期出台政策的后遗症,考虑阶段性政策的退出,即走在市场曲线前面。因此,预计年内货币政策最宽松阶段已经过去。

本次论坛上,刘鹤还对金融服务实体经济、加快发展资本市场、深化金融改革开放提出具体要求。

(作者:杨志锦 编辑:李伊琳)

(责任编辑:季丽亚 HN003)
本文转自和讯!